【mabill】Ciao 4

转载至 @小布尔什维克 

之前和3重复了真是不好意思!

祝食用愉快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约定好了的晚餐在家庭式经营的一家意大利菜馆里,可能是因为时间晚,可能是因为这里面坐的是黑帮老大,餐厅里只有一张桌子上有人,桌子上摆了冰桶,里面插了一支没有标签的白葡萄酒。屋子里很温暖,无论是从装修风格还是温度来说。兔肉搭配迷迭香和塔吉亚橄榄受到了Bill的好评,甜点却让Michael颇为疑惑——Zuppa Inglese,不过它既不是汤也一点都不英国,而是以吸满利口酒的海绵蛋糕、奶糊和巧克力制成的甜点。吃饭时Bill只是评价着酒,自酿的酒从意大利老家运过来,美的可以让人喝完之后忍不住亲吻杯子。或者谈起Mabel——还让Michael说说孩子的名字是叫Cosimo好,还是叫Alfredo好——一些有的没的,甚至让Michael产生了一种错觉。

直到侍者上了咖啡,他们才谈起正事。是以Bill Cipher的一个笑话开头的。

“早些时候在荷兰,他们曾险些失去了2吨可卡因。那些智商低下的帮手,从还未冷冻的橙汁瓶里取出可卡因,就把橙汁倒进阿姆斯特丹的一条运河里。河水很快就染成了橘红色,这还能不引起警方的关注?”Bill喝了一口咖啡,喘了口气,他笑得那么开心,“橘黄色的运河!还好河边有个造纸厂,我们律师坚持说是造纸厂的污染,我们不得不以超出市价很多的价格购买股份,然后故意造出橘黄色的污染排进水里让他们相信——相信这事儿也挺操蛋的。哥伦比亚人太蠢了,和他们做生意……嗯……”Bill点了一支烟卷,“来一根?”

Michael拿了一支,Bill替他笼着火柴点燃了。

“也不错。哥伦比亚毒贩在欧洲走私可卡因的成本,与实际生产毒品的成本高出生产成本12倍,达到每公斤1200 美元。哥伦比亚人希望西西里黑手党减少中间人,他们以为这样既可以省钱,也可降低运输风险。放屁!这帮家伙不会做生意,Michael,这帮家伙也没有严密的组织。只能不停地犯错误。”

Michael慢慢地吐了一口烟,Bill则把只吸了一口的烟插在冰桶里熄灭了。他最近不怎么喜欢吸入式的烟卷,或许水烟筒还行——自从Mabel怀孕,他没吸过烟卷。

“组织,Michael。”Bill撸起白衬衫,手撑着脑袋,小臂上的纹身暴露出来,围成三角形的字迹像光明会的标志,中间有一只眼睛。代替他遗失的那只眼?Michael走了个神。

“团结才是强大,兄弟。才能在新世界活下来。”Bill从口袋里摸出鼻烟,倒了一些在手背上,这是松木香味的。“街上的那些事儿是一层一层地布置下去的,如果你要调查也要一层一层地向上调查,你永远都不可能直接看见发号施令的人,因为你能接触到的下面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命令他们的。你只能怀疑这事是他命令做的,甚至心知肚明这个人就是他下命令杀掉的,但是你没有证据,Michael,我们都知道没有证据会怎么样。”

“你在说服我。”Michael用夹着烟的手摸摸额头,烟灰落到他黑色的西裤上,他没在意。

“不,我在帮你。”Bill到了葡萄酒给自己,也倒了葡萄酒给Michael,他猛地吸入鼻烟,立刻喝了酒。“不要把精力放在没有用的地方。你关闭的那家赌场是我的,明天早上它就会重新开张,警察也不会管,市长、税务局或者胡弗的那些个狗腿子,FBI是吧?他们都不会管了。”

Michael晃晃酒杯,咂了一口酒杯里透明的液体。

“就像你之前根本不知道我是谁,Michael,你不知道这些东西,钱啊,有……有多强大。10亿美元中所含的权力是难以想象的。我不在乎花10亿美元从事任何,只有对我有利。我们对接受贿赂的人建有一座录影带资料馆,如果谁不按指令办事,我们就会把他的老底翻出来。这些系统运行正常了近五十年。我们甚至可以左右总统的选举。”

“再见,亲爱的。”Sunny Cipher亲吻女孩的脸颊,今天是12月24日,Michael过来接她,他们将在父母的房子里和亲戚们度过圣诞节——主要是叔公们。“要小心,玩得开心点。”他把外套披在她肩上。

Michael替自己的双胞胎拉开车门。

“嘿,Michael。”律师刚刚要关上车门,匪徒叫住他,“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我的提议,你知道的。”

“我会的,混蛋。”Michael翻了个白眼。

“哦,注意点。”Bill瞥了一眼Mabel,半开玩笑地说,“我的孩子还在这里。而且,我真心为你好。为我工作,没坏处的。不要让流星喝酒,我知道她不会的,以防万一。然后你,Michael,也不许抽烟。”

“我猜你会派人盯着我。”

“如果你想的话,当然可以。”

他挥手告别,放下手后的片刻有些不知所措,他将手插进口袋里,转身只有孤独。很多个月以来他好像熟悉了她的等待,偶尔也称这个租来的公寓为家。感觉还不赖。

Teeth知道去哪里找Bill Cipher,所以他找到他。

“感觉很糟糕,哈?”Teeth从驾驶坐探身给他打开副驾驶那边的门。

“没有。”Bill钻进车里关上门。Teeth舔舔嘴唇,“随你怎么说好了。去哪里?俱乐部还是去找找乐子?”

“去商场。”Bill盯着前面,街道上人头攒动,商铺里挂上了彩灯,远远的你能看见那颗巨大的绿色的装饰的很耀眼的圣诞树在路中间。天气阴沉,下着小雪,雨刷一直开着。

“你想要什么?”Teeth擦擦玻璃上的水雾。

“Sal和Sara今年想要什么礼物?”

“教父今年要亲自去买礼物?”Teeth用一种讨厌的粘腻的语调调侃着,“孩子们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“去死吧。”Bill轻笑,“我会给Sal买一柄轻机枪。他已经……那么高了吧?”他用手比划了一下。

“不,教父,孩子们比你想象的长得快多了。一转眼就长大了。都那么高了。”Teeth笑着,这种笑容在他的脸上不多见,但是毕竟是“老胡子彼得”,他是传统的西西里人,即使他有双蓝眼睛。“很快你就能知道了。”

孩子们确实兴奋,他们跑过来拥抱教父,亲吻他的脸颊。Teeth走过来拿着两杯Vinbrulé,“好了好了,孩子们,让教父休息一会。”

Sunny把孩子放在地上让他们自己去跑。Teeth递给他一个瓷茶杯,“暖和暖和。”孩子们拿着礼物盒,Bill让商店用红色的纸包好了礼物,系上金丝带。

Teeth把茶杯放在壁炉上,用拨火棍动了动炉子里燃烧正旺的柴火,“派人了吗?”他低头看着火苗,忽然看见孩子们在圣诞树下准备拆礼物。“Sal!不许现在拆礼物!”他呵斥道。

“Sal,没关系。拆吧,我们一会儿再出去买新的礼物。帮你妹妹也拆开。你们会喜欢的。”Bill坐在沙发里,回头看看孩子们微笑,但当他一转头笑容立刻消失了,取而代之是严肃,“派什么人?”

“保护流星。”

“你是想说监视Dipper。”

“是啊。”Teeth靠在壁炉旁边撇撇嘴,看看孩子们兴奋地拿着礼物,尤其是Sal,得了一柄崭新的真的汤米冲锋枪——没有子弹,当然了。“你不会是个好父亲的,你心太软了,孩子会被你宠坏的。”
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抹茶死线赶稿x♦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