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mabill】Ciao 3

转载至【原作】 @小布尔什维克 

祝食用愉快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毛衣。”她举起来给他看看,婴儿的衣服,Bill差点呛到,好吧好吧。


“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?”Mabel把织到一半的毛衣放在膝盖上,黄色的小毛衣还是挺可爱的。

“男孩。”他耸耸肩,随即放下勺子站起来把挂在衣帽架上的外套拿下来盖在她腿上。他坐下来喝了一口佳酿。

“为什么?”女孩一只手撑着头,挑着眉头看着Sunny Cipher。他嚼着派,并不说话,他把每一口都仔细咀嚼,感受到果酱和面皮结合起来的感觉。最后他咽下去,不明显地皱了下眉头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慢慢地用鼻子呼出去。

“你没法理解的,我亲爱的。”他伸手把她的碎发别在耳后,无力地微笑着。

“这样也好,希望哥哥能保护弟弟妹妹,是不是?”Mabel拿起毛线球,Bill按住她的手,“你累了,去睡吧。这里太冷了。”

Mabel点点头,只剩下Bill坐在厨房里。他本可以像自己的父亲一样一走了之,却选择留下,他是良好的天主教徒。也是个“生意人”。家庭将给予他软肋。

但是也将给你穿上铠甲。Teeth有一次微笑着说,他抱着刚出生的婴儿,那是他的第二个孩子——三年两个孩子,Teeth是个意大利人!

他会教他“打几场架,交些朋友,学点什么”……他想太多了。Bill摇摇头,把盘子和杯子放在水池里。

“现在的笨蛋太多了。”Teeth喝了一口咖啡,展开报纸,“Michael去找你了吗?”

“不。”Bill眯起眼睛,阳光从意大利餐馆的橱窗里射进来,“感觉很奇怪是吧?”

“看看这个,”Teeth把报纸展开在桌子上,第二版的新闻被昨天的葬礼占据了,上千人从全国各地赶来,他们甚至需要叫一些警察来维持秩序。“他们把你拍的很帅。”Teeth笑着用指关节敲敲报纸上的照片,“这个是弗兰基、这个是里卡多、这是阿尔伯托……”

“他没有理由不来的是吧?他想把我们都给打倒。”Teeth捋了一下深色的头发,向后靠在椅子里。“你不吃点东西?”

“吃过了。”Bill把报纸拿过来,转了个方向便于自己阅读。题目是《卡罗·埃斯波西托先生病逝于家中》,描述的是事实,不很出格又略带尊敬。Teeth又叫了一份果酱面包。

“流星的手艺很好?”Teeth咬了一口酥皮派,之后认真地给酥皮派涂了一层巧克力酱。他手上拿着餐刀一时间不知道放在哪儿,干脆就插在果酱罐里。

“不过是美国的那些东西,你知道的,牛奶麦片……”Bill皱着眉头不经心地说着,他读着每一个报纸上的铅字,“Michael之前应当是认识我的,他知道我是谁,但不准确,你明白吗?他不知道我这么……”Bill抬起头看着Teeth,正好迎上老彼得的那双蓝眼睛。

“深。”Teeth偏了下头。

“对。不过Michael是个聪明人,正是因为他是个聪明人才有谈一谈的空间。”Bill的手指支成了金字塔,“你吃太多了,Teeth。”

Teeth撇撇嘴,继续在酥皮派上涂抹巧克力酱,“我老婆带着孩子们去教堂了,昨天晚上我回家时她睡着了,没有东西吃。”他用油腻的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,“希望孩子们不要发现我吃了他们的糖。”

“Michael……”Bill打了一个手势,侍者走上前来拿了酒杯和葡萄酒倒上,“会会他,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“嗯哼。”Teeth把餐刀插进罐子里,在巧克力酱上切开了一个不规则的口子。


下午五点零三分,有人推开酒吧的门,他摘下帽子后径直走向吧台。

“请给我一杯伏特加马提尼,摇匀。”金发的商人把帽子撂在吧台上,同时扯下手上的皮革手套扔进帽子里。

Michael瞥了一眼旁边的人,鼻子里哼了一下,“Bill Cipher。”律师转过身来看着黑帮的匪徒,“好久不见。Mabel怎么样?”

那意大利佬像是刚刚看见律师一样,装作吓了一跳的样子,“啊,Michael,你也在这里?真是巧极了!”他笑着,手肘搭在吧台上,律师瞥见他衬衫袖子下若隐若现的纹身。不得不说,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他恶心,“哦,她很好,我们的孩子也是,五月底就会出生了。”

“妈的,”Michael喝了一口啤酒,没有看Bill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Bill轻笑一声,“这只是偶遇,兄弟……哦,谢谢。”酒保把他的马提尼给了他,匪徒咂了一口后觉得很好。

“我们都知道这不是。”Michael无力地说。

“你知不知道你特别没意思。”Bill摇摇头。“你知道我是谁,对吧?你读了报纸了吧?老头子死了,卡罗·埃斯波西托死了。”

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Michael的声音明显地不耐烦。

“没什么,只是谈谈,就我们俩,私人的。你是个聪明人,兄弟,你知道我想干什么的。”Bill耸耸肩,“给你外甥取个名字什么的,或者外甥女,当然了。”

Michael点点头,他不害怕,也不在乎。他曾喝下基督的血。

“我会派人接你的,明天晚上。你会喜欢意大利的,是吧?”Bill一口闷下马提尼,把一张十美元的钞票放在桌子上,“再见。啤酒算我请。”

评论
热度(9)

© 抹茶死线赶稿x♦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