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mabill】Ciao2

转载自 @小布尔什维克 已获得转载权限
完结后会整理出一个目录【大概x】
祝食用愉快!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再见,旧时代。

教子坐在老宅的书房里,在教父的位置上,皮革的靠背椅有些年头却被保养得很好,面前是一杯帝摩单一麦芽威士忌,喝起来有些柑橘的味道。他的外套挂在衣帽架上——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,身后的百叶窗半开半合,下午五六点的光透射进来照在威士忌酒杯上,在棕色的实木书桌上投下棕色的影子。他刚刚去安顿教父的遗孀,35岁的女人不比Bill大上几岁。那女人是典型的美女,匀称的身材和晒得恰到好处的肌肤,胸部挺拔,屁股圆润。是任何男人都不想错过打一炮的女神。就连老胡子彼得Teeth也忍不住说这女人真辣。即使她因为葬礼而包裹在厚重的黑色呢子大衣里。

Sunny不明白老爹为什么在七十多岁时娶个辣妹。

只有Teeth在沙发里看晚报,Bill瘫在椅子里,一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,天际完全黑下去,Teeth打开灯,喝了一口不加冰块的威士忌,说实在的,Teeth不觉得这不比街边小贩买的热乎的煮红酒好多少,在意大利常见的东西在美国不见影子。

“我想喝热煮红酒。”Teeth放下酒杯,Bill瞥了他一眼。“有点白兰地打底。圣诞节来我家吧,我老婆会煮热红酒,再加半个橘子,滴一些黑糖。”

Bill点点头,没说话。

“流星?Mabel?”Bill拧开门把手。他在治安不错的中产阶级社区里租了一栋老房子,是那种连栋公寓,上下两层,也算舒适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女孩坐在厨房的桌子旁边织着什么东西,她抬起头看看他,他的帽子捏在手里。“吃饭了吗?”

“这里不冷吗?为什么不去客厅里,更暖和一点。”Bill把帽子放在桌子上,拉了椅子在她身边坐下。

“我烤了派。”Mabel说,她站起来走到橱柜旁边,拿了苹果派去烤箱里加热。他只是看着流星的背影,一会儿之后就自己拿起桌上的瓷茶杯喝了一口。温暖的蜂蜜,他挑了一下眉头。

他拿着勺子把苹果派塞进嘴里,她坐在她身边织东西,“在织什么?”他头也没抬只是读报纸,偶尔拿起茶杯喝一口葡萄酒,今天有人为了致意送来的,自酿的所以没有商标。他倒酒的时候没倒好,报纸上沾了一些红色的污渍,还有一个圆形的圈。让他想起来被汤米枪打成筛子的浸满了血的亚麻色三件套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希望你能喜欢!

评论
热度(7)

© 抹茶死线赶稿x♦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