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子生贺

真棒啊,8.31号,我们开学考都考完了【微笑中透露着mmp】
考试的时候状态就是【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嘛】
不愧是大五十 怎么这么棒【流下了不想知道成绩的泪水x】
好了 这是一篇生贺【废话】
【是两对双子在一起过生日,地点为Gleeful家的洋房,只有双子cp,其余的是亲情向】
【我文笔不好,所以看到这里没兴趣的请往右上角离开,随时随地ooc注意,骨科注意 背德注意x】
感谢  @岚兮兔子  @小布尔什维克  告诉我了很多重要的事情
如果你还是想看,那么祝你食用愉快w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“嘿!gleeful小姐,我们明天就要过生日了诶!”正在涂着指甲的gleeful小姐轻飘飘的瞄了趴在她身前的mabel,露出一个宠溺的笑,

“是吗?看起来你挺期待的~” “gleeful小姐,我们的生日是同一天哦” mabel扑到gleeful小姐的怀里,扬起那张满是欣喜的小脸,

“哦,我记得,不过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生日这种过于热闹的日子”gleeful小姐在将自己的右小指抹上那星空般的颜色后,双手环抱住还在她怀里的mabel。Gleeful小姐不喜欢她的生日吗?为什么?生日有好吃的蛋糕和甜点,还可以跟朋友们一起玩耍,还有自己的亲人,那既然gleeful小姐不喜欢她的生日,是不是gleeful先生也不喜欢呐?我应该去问问。做出决定的mabel突然猛的直起身,两只圆圆的大眼睛瞪着大大的,直溜溜的盯着gleeful小姐那双带着笑意的眸子。真美啊,gleeful小姐真是漂亮..等等,mabel拍了拍自己胖嘟嘟的小脸,自己怎么又走神了?

“gleeful小姐,你知道gleeful先生在哪吗?”

“我怎么知道那个蠢到极致的书呆子会在哪,也许在他的房间里,你去找他做什么?”

“我去找gleeful先生问点事情!马上就回来!”mabel从沙发上爬起来,左手搭上那光滑的檀木扶手,往楼上跑去,嗯..gleeful先生的房间..啊,在这,mabel推开一扇上面挂着蓝色木牌的门。那个牌子是他们刚刚来时,gleeful小姐怕他们找不到路,就让will把每个房间前面挂上牌子,写上名字,哦当然gleeful先生是绝对反对的,但有一次自己去找厕所,打算一扇扇开门去看时,撞见了正在换衣服的gleeful先生,虽然自己只看见了个背影,因为gleeful先生以极快的反应用魔法将自己转过身去,后来,后来他板着脸看着will把牌子挂在自己的门上,will当时吓的眼泪都快出来了,全身抖的不像样子。

“gleeful先生?”mabel推开房门,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那个穿着蓝色正装的人,

“找我?”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声音,差点没把mabel吓死,她转过身,看到gleeful手中拿着一盒糕点,gleeful先生不是不喜欢吃甜食?见她盯着自己许久没反应,干脆绕过她走到书桌前,把手中那个装饰精致的盒子放在书架上,然后看着依旧站在那不动的mabel,

“找我什么事?”他又问了一遍,mabel才反应过来,手忙脚乱的回答他,

“我来问...那个..为什么gleeful小姐不喜欢过生日呢?”

“她不是最喜欢这种喧闹的场所?我怎么知道她天天都在想些什么”

“诶??那你喜欢生日吗?gleeful先生?”

“......”

   mabel看着面前躺在沙发上拿着杂志看的gleeful小姐,一脸的不知所措。 

“我?我嗯..算不上喜欢吧,但是也不讨厌啊,怎么了,mabel?”dipper疑惑的看着一脸焦虑的mabel, “gleeful先生和gleeful小姐好像都不喜欢他们的生日,不过,为什么呢?”mabel躺在dipper房间中间那张柔软的床上,dipper只是耸了耸肩,那对双子的脑回路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弄懂的,所以他低头继续做他的题。为什么呢?mabel想着,进入到她小小的梦里,当dipper终于做完题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12点了啊,他说,看向床上那个缩成一团睡着的mabel,真是的,这么大了,怎么还会在哪都能睡着,他走过去帮她盖好被子,那既然自己床被mabel占着,干脆自己到她的房间里去好了,他关掉台灯,轻走出房门,嘴角含笑。晚安,mabel。

  “mabel!小懒虫,起床啦!”在床上纠结半天要不要起床的gleeful小姐在想起mabel那双亮闪闪的眼睛时,一个咬牙从床上爬起来,第一件事就是跑到mabel房里用魔法打开房门,mabel的房间从来不会锁上,又不是她那个性冷淡bro,啧。她推开门,看到被子里那个小小的凸起,还有露出来的一点棕色头发,gleeful小姐笑了笑,走过去一把将被子掀起来,没看见那个穿着粉色睡衣的小女孩,倒是有一个穿着衬衫的男孩儿,在强迫自己冷静后,把被子再扔回去,然后淡定的往dipper房间走去,当然,得无视那都能把房屋震塌的跺脚声,gleeful先生则是习以为常,命令身旁害怕的发抖的仆人再去给自己倒杯咖啡。当gleeful小姐一脚踹开那紧闭着的房门时,巨大的声响将还在梦境中的mabel惊醒,她坐起来,揉了揉双眼,看着一身怨气的gleeful小姐,

“发生什么了?”mabel一脸惊恐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人,善于隐藏情绪的gleeful小姐在一脚踹开门后,脸上又挂上了那标准的微笑,

“没什么亲爱的,现在,起床,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们总得有些准备不是吗?”

“啊对了,今天是我们的生日!我马上就起床!”mabel急匆匆的从床上爬起来跑到自己的房里去把dipper推回他自己的房间,然后换衣服,当gleeful看见那身衣服时,无奈的笑了笑,这小傻子还真是一点时尚细胞都没有啊。走到她的房间里把那小小的衣柜打开,无一例外的毛衣,短裙,同色发带,嗯,看来自己得去带她买点衣服。 reverse falls内最时尚的除了gleeful家的长女就没有人能与她相比,她去逛街的次数一年都数不过来,但这次,她带着一个小女孩,gleeful将mabel推到试衣间,递给她一件红白相间的蕾丝连衣裙,

“哇!好漂亮的裙子”mabel站在镜子前转着小圈圈,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,gleeful小姐毫不犹豫的去付了钱,但是这件衣服只能当便服,生日裙应该更华丽,更精致一些。gleeful小姐站在一堆衣架里,修长的指尖轻划过每一件洋裙,最终停留在一件深蓝色的半袖连衣裙,gleeful小姐将衣服递给她,这裙子是挺称肤色的,再加上mabel的皮肤白,更显的可爱一些,小v领下有一只深蓝的蝴蝶结,衬衫上有一排小小的扣子,肩上固定的带子使它看起来像吊带裙,腰部收缩的正好,勾勒出mabel纤细的腰肢,宽大的裙摆围着几条白色的围边,袖口是蕾丝固定,两边各有一个与领口相同的蝴蝶结,头上是一个白色的哈雷帽,由深蓝色花边收紧,帽沿一只小巧的白色花边蝴蝶结,mabel拽着裙摆,在gleeful小姐面前晃来晃去,真像自己的小时候,不过自己小时候可没有她这么讨人欢喜。接着,在去买了各种配裙子的鞋子和饰品后,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,于是又去吃了甜品才回到家。

“蛋糕怎么办?”mabel刚刚脱掉鞋子突然想起来,gleeful小姐只是伸了个懒腰,把东西放在玄关里让will过来收拾,

“让dipper gleeful带你去买,pines那个小家伙太小了,我可不放心,我要去补觉..”mabel看着gleeful小姐懒洋洋的上楼,她跑到客厅里,果然看见了那个正在看书的身影,

“gleeful先生!我们出去买蛋糕好不好?”mabel坐在gleeful前面的那个台子上,两只小脚晃来晃去,gleeful放下咖啡杯,继续翻了一页手中的书,

“你们刚才出去没买?”

“没....忘记了啦...拜托嘛..拜托!”mabel从上面跳下来,双手合一鞠了个躬,本来打算拒绝的gleeful只能叹了口气,带着两个小孩出去买蛋糕。

“这个怎么样?我喜欢上面的巧克力!”mabel兴奋的指着玻璃柜台里的蛋糕问身旁的dipper,知道他们会选很久,所以gleeful很明智的带上了那本书坐在一个角落里的空位上,

“不要,这个上面有花生仁,你别忘了,你最不喜欢的东西就是花生”

“那这个,这个草莓慕斯?”

“上面没有甜点,你不是说蛋糕上面必须得有像马卡龙那样的甜点?”

“啊!那你选吧,这些看起来都很好”

“就这个吧, ①tiramisu,上面有你喜欢的马卡龙? ”

“那就这个?”mabel戳了戳透明的玻璃柜台,dipper挑了挑眉,

“那就这个了,请帮我拿出来,谢谢”

    .........

“gleeful小姐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过生日啊?”

“等不及了?那可不行哦,要耐心一点,等到晚餐时间”

“你也没耐心过”回来坐在沙发的dipper gleeful在听到自己的胞姐对mabel一脸微笑的教导后突然讽刺一句,gleeful小姐愣了一会,又很快反应过来,她松开放在mabel头发上的手,径直向gleeful先生的方向走去,gleeful小姐将两只手随意的搭在他的肩膀上,膝盖微微弯曲跪在他两腿之间的缝隙中,

“你就不怕教坏小孩子?”dipper gleeful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gleeful小姐冷冷的冒出这一句,他的声音算不上小,所以理所当然的,站在旁边的mabel也听见了,然后很配合的上楼去找dipper,

“当然不,my dear bro~”gleeful小姐低头在他嘴角印上一吻,gleeful先生挑了挑眉,将放在她身后的手稍稍用力,拉近两人的距离,再次吻上那鲜艳的红唇,就像一朵鲜红的玫瑰。②哦,红玫瑰是一只鸷鹰,白玫瑰像鸽子咕咕低语。我将一朵红兼白玫瑰蓓蕾送赠,在花瓣边上有一点羞红,因为最纯洁,最甜美的爱情,表现在两唇热烈一吻之中。
  .........
   
   “dipper,你说什么时候才能到晚餐时间啊”mabel坐在dipper房里的那个小沙发上,手里捧着一本Alice's Adventure in Wonderland,那恐怕是dipper书架上唯一一本她感兴趣的书了,男孩子都喜欢看这些无聊的书吗?gleeful先生的书架上也都是些无聊的书还有一些诗集。

“mabel,你最好耐心一些,晚餐时间是晚上8点,现在才6点半,你可以读你手上的书啊”dipper用铅笔往纸上划去了又一个算式,mabel在听到自己的弟弟在嘀咕些什么时,她才开始打算把自己埋进那本蓝色的小书里。其实这本书mabel已经看过一遍了,她也想要一次跟Alice一样的冒险,尽管那只是个梦境,但她从来没梦见过,不过,现在的生活已经很令她满意了,特别是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...她的目光突然移到那个正在思考的身影上,dipper咬了咬笔盖,一次又一次的把草稿纸扔到垃圾桶里。他好像知道自己在盯着他,突然把头转过来,四目相对,mabel盯着他那双棕色的眼睛,突然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,dipper歪了歪头,继续去做他的题目去了。

“Alice was begining to get very tired of sitting by her sister on the bank....”mabel小声的一词一句的将书本的内容念出来,dipper低着头,铅笔在泛黄的稿纸上写上了,Mabel,他无奈的笑了笑,知道自己拿着笔也写不出什么东西,于是他把笔放下,撑着头听着自己的姐姐慢慢的念出声来,像讲故事一样,只给他一个人听的故事。

“...remembering her own child-life,and the happy summer days.啊,念完了,几点了,dipper,我觉得我已经念了足够长的时间了”mabel把书合起来,闭上那双大大的眼睛让它休息一会,在mabel说完这句话时,dipper才从故事中缓过神来,他看了看房间内的挂钟,

“8点半,时间刚刚好,下去吧”dipper把乱成一堆的书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将mabel高举起来的手上的书拿走放回在书柜里,把门打开,看了一眼还瘫在沙发上的mabel,

“你还不下去?”

“当然!我现在就下去!”mabel从沙发上跳起来小跑着下楼,

“小心一点,mabel!”dipper无奈的叹了口气,自己的姐姐真是让人一会都不让人省心啊。

“哇!gleeful小姐这都是你布置的吗?”mabel一脸欣喜的看着已经被装饰过的大厅,派对用的花边,挂在天花板上的彩带,还有茶几上的蝴蝶结,整个客厅被装饰的异常花俏,gleeful小姐将mabel推到餐桌上,

“那当然,我厉害吧,来先吃晚饭,吃完饭再拆礼物,嗯?”mabel跳起坐在那张木椅上,小小的松糕鞋在空中乱晃着,她抬头望向dipper房间的方向,大声的催促着,

“dipper!快一点!我们吃饭啦!”听到楼下女孩的催促,dipper加快速度扣上最后一颗扣,匆忙套上黑色的西服外套,把裤子的褶皱理好,拿着口袋巾还没来得及塞到胸口的口袋里跑下了楼,gleeful先生在看到他手中握着的口袋巾和系的乱七八糟的领带时,叹了口气,放下手中的那本书,走了过来,

“你怎么这么笨?连领带和口袋巾都不懂该放哪改怎么放?”虽然嘴上毫不留情的责骂着,手上又是很细心的帮他重新整理好,dipper撅了撅嘴,我又没穿过我怎么知道?他想,也就只是想想而已,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说出来了,又免不了gleeful先生的一顿嘲讽。他看见gleeful衬衫袖口的名字缩写DG,他又把自己的手举起来看了看,果然有,DP,又不禁咋咋舌,连衬衫都要私人订制?真是奢侈。他走到mabel身边坐下,在等了will把所有的东西都摆上来时,他们才开始用餐。这估计是mabel吃饭最快的一次了,又不是gleeful小姐让她多少吃一点,她可能都不会吃饭了。因为mabel,整顿饭的进程都被加快了许多。然后,will将东西收下去,mabel兴奋的自己去抱蛋糕,但蛋糕盒周围亮着的蓝色光晕说明gleeful先生用魔法帮了她。真是个小孩子,三个人想。

“我可以切蛋糕了吗?”mabel把蛋糕盒打开,盯着上面的mabel&dipper的巧克力牌子双眼闪闪发光,

“当然可以,不过你的动作最好慢一点,切出来的蛋糕就会很完整了”gleeful小姐将银刀子递给她后吩咐道,

“我会的,我会的”mabel则是用了最简单的方式,竖着一刀,横着一刀,然后dipper再两边分别斜着切一下,mabel将蛋糕分给每个人,然后,

“gleeful先生的蛋糕是最小的一块啦,所以你不许剩下来哦”她这样说道,然后看着gleeful先生一脸阴霾的一口一口把蛋糕吞下去,然后去灌了一杯红酒。

“嗯!好甜!”mabel用叉子叉了一大块塞到嘴里,发出一声赞叹,蛋糕并不大,几个人很快就能把它分完,mabel只吃蛋糕就饱了,坐在茶几前面的沙发上,喝了一口gleeful小姐递过来的棉花糖巧克力,将杯子放在旁边,看着茶几上四个礼物盒,

“dipper!快过来呀!来拆礼物盒!”

“等一会,我来了”dipper坐在她身边拿都一个黑色的盒子,上面的小纸片上很简单的只写了两个名字,dipper pines和dipper gleegul,

“这就是gleeful先生的礼物吧”他小声的说了句,正在看书的gleeful先生的视线又被拉过来,他只是想看看他收到礼物时的反应。

“果然我没猜错,是那本魔法书”dipper拿起躺在盒子里的书,上面标满了大大小小的便签,gleeful先生挑了挑眉,走过去准备一把抽走dipper手中的书,却被dipper一把抱住,

“你干嘛?”

“你不是不喜欢?不喜欢我拿走”

“谁说我不喜欢了?我喜欢!”在得到自己满意的反应后,gleeful先生停止了他那个小小的恶作剧,然后坐回去,

“哇唔!一条项链!谢谢你!gleeful先生!”mabel拿着那条银色的项链,下面坠着一个小小的流星,上面有她的名字,她喜欢这个流星!

“看看我的礼物?”gleeful小姐将自己的礼物盒往前推了推,当初为了让它看起来好看,自己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在上面呐,
mabel打开那个粉色的盒子,里面是一件深蓝色的裙子。就像是星空。她想,

“等等?为什么我的也是裙子,还是粉色的?”dipper一脸红的拿着裙子瞪着她,gleeful小姐淡定的回了一句,

“我看你长得可爱,穿裙子一定比我我还好看,所以就给你买了呀”

“.......”她说的好有道理,我竟无力反驳.....dipper感觉自己无爱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sis,你的礼物”dipper gleeful将一个衣服盒子扔到她怀里,mabel gleeful一脸惊讶,

“老天,我的性冷淡bro竟然送了生日礼物给我,真是不可思议”,dipper gleeful耳根微微泛红,酒精的作用开始体现出来,以往常,他肯定会毫不留情的反驳回去,这种情况mabel gleeful早就料到了,dipper gleeful在吃饭和吃蛋糕以及拆礼物的时候,已经喝了不下有一瓶半的红酒,但他恐怕忘记了,他的酒量可是比她还浅呐~dipper gleeful猛的将她抱起,怀里的购物袋因为失去支撑力落在柔软的地毯上,

“我是不是性冷淡,你不知道?嗯?”他吻上她的脖颈,手伸到她的背后将她的抹胸礼服的拉链拉下,姣好的身姿暴露在空气中,她怀住他的脖子,印上一吻,解开那整齐的领带,往下将扣子慢慢解开...

“dipper!快看我给你的礼物!”mabel拎着一个袋子跑进dipper的卧室,“快看我送了你什么!”,dipper从床上下来,坐在床边,

“什么?”他把袋子接过来,“毛衣?”他讲那件浅蓝色的毛衣举起来,

“看,上面有一个松树,那就是你啦”mabel爬到他身边指着毛衣中间那个深蓝色的松树图案说道,dipper没想到她会送给自己礼物,毕竟这是他们两个的生日,不是吗?他定了定神,故作神秘的让mabel靠近自己一些,

“我要送的,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礼物,只给你的礼物”他吻了她的嘴角,然后看着她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泛红,最后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将装毛衣的袋子往自己脸上一扔,飞快的跑走,

“dipper是大笨蛋!!!”他听到她在走廊上大叫着。


院里藏着一只小狐
夜阑人静时溜出
潜至秋日的葡萄架下
偷摘挂露的葡萄咕噜

虽然爱情不是巧狐
虽然你也不是秋萄
我的爱却偷偷地溜出
把你窃为心中的尤物

后记: ①tiramisu在意大利原文里,“tira”是提,拉的意思,“mi”是我,“su”是往上,合起来就是拉我起来的意思,另一种解释为带我走和记住我
②选自【英国】 奥赖利所作 白玫瑰
③自认为跟pinecest的意境很像 选自 【日本】岛屿藤村所作 巧狐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篇文可以说是我最用心的一篇
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去磨它
也可以说是自己比较满意的了
然后因为我已经开学了 所以算是初三了...就是中考 嗯 加油吧x
然后我就会禁网直到中考结束 所以这里也不会再发文 就是暂退
也许偶尔诈尸 寒假会回来的xx
我的文还是会继续写的 就拜托  @岚兮兔子  用我的号发【也许?如果兔子有空的话】
更新真的会超慢 取关的就取关吧  爱我的小可爱们不会取关的对吧
点文什么的也可以继续评论 我会抽空写的
啊 不舍的说再见【你就是舍不得暑假】
能得到你们的喜欢是我的荣幸!

评论(2)
热度(31)

© 抹茶死线赶稿x♦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