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RD&Bill』devil

某肉串说想要看bill受
emmm不晓得这个算不算
※在我的认知里,RD应该是比Bill要强的吧
标题跟文章内容无关 由于强迫症必须要填 所以就找了个意思相近点的词写上去
祝食用愉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“will,咖啡”dipper gleeful此时正坐在沙发上,双手烦躁的按了按太阳穴,目光瞥到一旁空的咖啡杯,这是第几

杯了?谁知道呢。偌大的洋房内安静的不可思议,他看了看右手上精致的腕表,下午3点,就算再怎么睡,他那跟懒惰的姐

姐也该起床了吧。平时will总会在听到吩咐后手忙脚乱的给出回应,然后去办事,今天.....蓦的,dipper gleeful感受到

了一阵魔法的波动,这个能量波动不属于Gleeful家的人,也不属于那个蓝色的恶魔,再加上下午这奇怪的景象,很显

然,有入侵者。“well,well,well,又见面了,pine tree~”带着电音的声线在四周响起,dipper gleeful把目光从书上

移开,“will?”很明显的,头顶那个黄色的三角形并不是will,“um,pine tree?”bill盯着眼前的男孩,“你们人类都长

得这么快?昨天你还是个小小的带着蓝帽子的男孩儿呢~真是有趣”他伸出手想去揉dipper gleeful那头梳理整齐的棕

发,却被dipper gleeful用力的拍开,“你是谁”他合上书本端坐在沙发上。“啊啊,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吗?my little

pine tree~”“别用那么恶心的名字叫我”他直起身走到bill面前,“哇哦,真是奇怪,你还变了不少嘛~”bill说的那么多

毫无逻辑性可言的句子中,dipper gleeful知道,他口中的pine tree,应该是那个平行世界的他。一声响指把他从思绪中

拉回,面前那个小三角变成了一名英俊的男子,dipper gleeful挑了挑眉,面无表情的看着正在摆弄自己西装衬衫袖子纽

扣的bill。“嘿!你不是pine tree,那么你跟他长得一摸一样又该怎么解释?”他伸出手中的拐杖去挑dipper gleeful的下

颚,却被一圈蓝色的光晕挡住,保护罩?勾了勾唇,稍稍用力,那蓝色的光晕霎时破裂,碎片在掉落在地的一瞬间又消失殆

尽,那拐杖却又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,随后燃起了蓝色的火焰。“哼~你还是挺厉害的~”bill耸了耸肩,无奈的放开了握着

拐杖的手,那失去支撑的拐杖在一刹那烧成灰烬。dipper gleeful向后退了一步,双手叉进裤子的口袋,深蓝色的眼眸里

满是不屑。bill突然一个翻身按住dipper gleeful的肩膀,拉近两人的距离“well,我还是挺喜欢你的,play a game?”

dipper gleeful皱了皱眉,他可没有那么多功夫陪这家伙耗。伸出手拍开那只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,悄无声息的打了个响

指,几把蓝色的小刀便出现在bill身后,他转过身,礼节性的给对方一个微笑,“sir,您再不出去,我想您可能一辈子也出

不去了”,“赶我走?哈,这可不容易”几乎是一瞬间,三把小刀的运动轨迹被开启,在即将命中目标是却又被打落在

地,小巧的蓝色小刀掉落在木制地板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,“偷袭?那可不是君子之举”“我也没说我是”又是几把用来固

定油画的小刀向bill射去,无疑,毫无命中率。bill给了他一个微笑“我说过,这种东西伤不了我。”,话音刚落,dipper

gleeful瞬移到bill身后,在把他的手按住的同时,精致的男士皮鞋向前一跘。“嗯。”由于被突然压制在地板上,bill发出

一声闷哼。“我知道,只是个幌子罢了”“你真是啥的可爱。”身下的男人变回了原型,飘在半空中,他拿下头顶的绅士帽

用手擦了擦那根本不存在的灰尘,“好吧好吧,玩够了无聊的游戏,well,我们下一次相遇估计会相隔不少时间,我会想

念你的小把戏的,bye!”dipper gleeful看着屋子里满地狼藉,叹了口气。真是个麻烦的插曲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知道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受
娇喘啊,姿势啊,求饶啊,www
我...指不定哪一天就码了呐~(bushi

能得到你的喜欢是我的荣幸♥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抹茶死线赶稿x♦☆ | Powered by LOFTER